她说我生活如歌

鸟亲子摄入不足,唔啊——

除了颜色丑极度ooc画得难看以外,我觉得没猫饼。

……

我在上一条的第一点写了:不要误伤,相信法治。看来我说得不够清楚明白。


在你决定你的国籍和立场之前,你起码要是一个人类吧?最基本的善心和良知应该有吧?


今天凌晨的时候我和一个台湾的孩子聊了几句,因为我个人很好奇她为什么会对大陆感到不安。她讲了许多,我明白了她的担忧。她最后夸我很理性,我还傻兮兮地想:能友好地交流思想真的太好了。


随后她又发来几句话,向我讲了一下那件事最新的进展。因为时间太晚,我就没有及时回复她。


等到我睡了个大觉起来,想起回复的时候,lof提醒我——该博客不存在。


我想,令她删博,我应该承担起一定的责任。如果不是我的上一条博,她或许也不会出来说话——...

第一,理性看待,反对暴力,不要误伤,相信法治。


第二,人权体现在每个公民都能自由地决定自己的国籍,在合法的情况下,决定自己成为怎样的人。孩子大了要离开怀抱,妈妈允许;孩子要把家分裂开,好带走一块,对不起,妈妈做不到,下一个。


第三,一边嫌弃着大陆,一边来大陆圈钱。这种做法极为不妥。大可硬气一点坚持自己的立场,勿要贪财,这十分恶心人。


第四,艺术不分国籍,艺术家需要。如果想分别讨论一个人的艺术和政治观念,请隔个几十年或者上百年再来讲。活在当下,为自己的言行负责。


第五,这并非顺从道德恐慌,这是我基于自己的原则,而得出的答案。


最后,我们家的鸡,别说一块肉了,一根毛都...

【雷安】夜谈

 *上一棒 @沸鱼桑   下一棒 @草绿茶香 

*人与吸血鬼,两个想要自己死去的存在

*比较意识流的一个故事,有流血死亡描写

*全文6k+

*只因生之喜悦险胜死的宁静


手机震动个不停,雷狮不耐烦地按下接听键,才刚把手机凑近右耳,编辑骂骂咧咧的聒噪声音就通过无线电波传过来。

于是雷狮二话不说地掐断了通话。


手机在他的掌心中安静了几秒中,然后又不知死活地响了起来。

雷狮咬咬牙,再次接通电话。这次他没等对方开骂,直接皮笑肉不笑,用阴阳怪气的声音嘲讽道——哦,我可去你大爷的。

随后他毫不留恋...

请用精简的话来形容一下你的盟友。


博士写给银灰——


“总裁,老板,豹豹,尾巴软,耳朵圆,能打能奶,隐性妹控,资本主义,猫爬架常客,贸易站小能手,无敌是多么的寂寞,六月天穿着大衣不嫌热,想看他脱衣服要给他塞龙门币,能看穿我面罩下表情的神秘男人”


银灰赏给博士——


“莫得理智”

*今天也是祈祷初雪快点到我船的一天

*雪境组亲情向


“这个是……”

恩雅踮起脚尖,好奇地盯着平躺在兄长手心里的饰品,好奇心促使她不自禁地抖了抖脑袋上的兽耳。

“啊!”聪慧的女孩子立马反应过来,“和哥哥戴的一模一样!”


“嗯。”

希瓦艾什家的少爷轻点头,他也微笑起来,弯下腰抚摸着妹妹的头发,再细心地为她戴上那金绿相间的头饰。


“好漂亮……”虽然想尽量表现得淑女一点,但是恩雅难以藏住自己的欢喜之情,她高兴地把玩着头饰上的绿珠子,不敢置信地抬头询问着兄长,“真的是送给我的吗?”

“当然,恩希亚也会有一根一样的头饰,”家里的长男解释道,“父亲母亲特意编织了同款,...

考完试啦,最近估计要闲下来了

于是,来求点小破船好友orz

至今只有四个好友orz

b服……请不要嫌弃我的咸鱼练度😭

因为午饭缺下饭视频,就看了几位舟学家的分析……


看完真是起一身鸡皮疙瘩。


本来只是图乐子,现在我信了!真香!


我现在觉得这游戏最神秘的就是看板娘阿米娅和玩家博士。


一开始博士失忆嘛,我本以为就是某次战斗磕到脑子了,然后方便玩家带入角色嘛(喂),现在想想真是很蹊跷。


时间点也很有意思。我怀疑博士立绘没个正脸,是因为他是个没兽耳的旧人类(什么鬼)。


不过我奶的一般都不对啦2333,与其瞎猜还不如把没打完的主线过了,我好弱鸡……


总之不管是基于信赖还是源于欺骗,我都希望博士和阿米娅可以好好走下去。

【银博】盟友是傻屌

*抽时间写点ooc段子


*豹总裁和他的二货博士♂


*银灰至今怀疑自己当初高看了罗德岛


01


“这份合约,”银灰简单地翻看了一下几经修改的合同,语气平静得不符合常理,“我可以签署。”


虽然翻阅的时间极短,但雪豹确信已经将于己不利的条款看得分明。亏本生意,但无所谓,他对自己讲道,签合同不过是卖罗德岛一个人情。


银灰签字时,肯定自己能在未来将这份人情讨回,一个子也不少。


坐在办公桌对面的博士稍微愣怔,显然有点不敢相信银灰答应得如此爽快。博士无言片刻,才装模作样地干咳一声,像是打算张嘴说话——


银灰以为那人要讲一点客套话,来表达感激之情。正常人都来这一套...

雷狮说:“我今天送了阿姨一套护肤品,祝她节日快乐。”


安迷修赞许地点点头,情不自禁地感慨道:“想不到你对我妈还挺上心。”


“对待自己未来的岳母,必须的,”雷狮特显摆地朝安迷修挤挤眼,继续讲,“然后我明天还要送她一套化妆品。”


安迷修不懂,老老实实问雷狮为何。


只见那俊朗少年咧嘴一笑,得意地解释道:


“感谢她在多年前受的苦,把你生得如此帅气。”

© 兰芽 | Powered by LOFTER